<i id="zgaos"></i><u id="zgaos"></u>

    1. <blockquote id="zgaos"></blockquote>
      <var id="zgaos"><wbr id="zgaos"><code id="zgaos"></code></wbr></var>
    2. <u id="zgaos"></u>
      1. 歡迎來到武漢紫荊醫院

        【湖北之聲專訪】73歲老中醫余漢先在武漢紫荊醫院的戰“疫”故事

        消息來源: | 發布時間:2020/4/11 10:27:05

         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之后,在武漢紫荊醫院的隔離病房里,有一個蒼老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。他叫余漢先,今年73歲,是一名退休老中醫。武漢疫情發生后,余漢先不講條件,不要報酬,用他從業50多年的經驗挽救病人的生命。

        近日,湖北之聲電臺記者來到武漢紫荊醫院,對我院73歲老中醫余漢先的抗疫故事進行了專訪。以下為專訪內容。   圖:參加抗疫工作的余漢先主任3月14號,中央指導組專家、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專家組組長、中國科學院院士仝小林來到武漢市紫荊醫院,與院領導和中醫診療組負責人余漢先等進行座談。作為中國科學院當中的唯一的“中醫藥”院士,仝小林已經是第二次和余漢先討論中醫治療新冠肺炎這個話題。2月29號,仝小林院士在電話中對余漢先在古方“達原飲”的基礎上采用“一人一方、精準施治”的做法表示肯定。

        (以下為仝院士來電錄音部分)

        (仝)老先生叫什么名字?

        (余)余漢先。

        (仝)老先生多大年紀了?

        (余)73歲。

        (仝)你是哪一個單位?你原來是哪個學校畢業的?

        (余)我是湖北中醫學院(畢業的),在鄂州市葛店衛生院工作。

        (仝)在衛生院工作了幾十年了是吧?

        (余)54年。

        (仝)非常好,您非常有臨床的經驗。我看了您的這個方法呀,很簡練、很簡潔。用這個“達原飲”降解,化濕、化濁,這個方案非常好!我希望您能總結出來一篇論文,這對整個當前的疫情的指導、給大家做一些參考,總結一下,您這個經驗的話我覺得挺好。能不能寫出一篇論文來,把這五十個病例都調出來,因為現在我們要修改第七版(《新冠肺炎診療方案》),你的經驗是非常好的經驗。

        時間回溯到2020年1月25日。作為本次武漢市治療新冠肺炎定點醫院當中唯一的一家民營醫院,突然接到上級通知的時候,醫院總經理夏榮軍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
        (以下為夏總經理錄音部分)

        我們元月25號接到上級的通知,要征用我們醫院這一棟樓。然后我們就開了一個主任辦公會,就是動員讓他們(各位主任)科里的醫生來接病人。后來余主任就主動請纓說:我把二樓包下來。散會以后他就跟我講,他說:我爸爸是中醫,在春節期間也碰到了這樣的病人,用中藥治療效果非常好,你同不同意我爸爸來?我爸爸不要任何報酬,義務來。我說,我同意。他在我同意的情況下,就把他爸爸的中醫學院的畢業證書、他爸爸的副高職稱的證書拿給我看。我說:“行,你馬上去接他”。醫院派車接來的時候,我們是先整改我們的中藥房。他要哪些藥,我們有哪些藥,我們還差哪些藥。他要的這個藥方就是“達原飲”的方子(需要)的,我二話沒說,我說我想辦法。

        主動請纓的這位“余主任”名叫余劍書,是武漢市紫荊醫院泌尿外科主任。余劍書是學西醫出身。而他的“底氣”來自于73歲的父親余漢先。臨近春節,父親從鄂州來武漢過年,剛好趕上疫情爆發。聽說好多醫院掛號“排長隊”、床位緊張,父親余漢先多次主動要求到醫院幫忙,特意強調“不要一分錢報酬”。這讓余劍書對父親十分敬佩。

        (以下為余劍書主任錄音部分)

        我爸爸是一個有五十多年經驗的老中醫,我家也是世代行醫,我爸爸以前在當地也是非常有經驗。(正月)初一的時候,我就把爸爸接到了我們醫院來了,給病人號脈、看舌苔。然后當時一看這個病,就用“達原飲”這個方子來加減。

        余劍書介紹說,父親余漢先使用的古方“達原飲”,又名“達原散”,是明朝中醫吳又可所創,在明朝出版的《溫疫論》中有詳細記載,距今已經有近400年的歷史。在長達五十四年的基層衛生院工作經歷當中,父親余漢先一直對《瘟疫論》等傳統中醫藥古籍進行潛心研究。在基層衛生院工作的這幾十年里,余漢先用古方“達原飲”先后治愈過無數例傳染性極強的“腸傷寒”、“急性黃疸型肝炎”病人。這次來到紫荊醫院,父親在古方“達原飲”的基礎上進行加減,采取“一人一方、精準施治”,療效明顯。但作為兒子,看見年邁的父親每天身穿厚厚的防護服連續奮戰,余劍書也十分心疼。

        (以下為余劍書主任錄音部分)

        在那里面的時候,我們要穿幾層防護服、戴口罩,戴兩層。就連我這個年輕小伙子都覺得有時候喘氣,呼吸跟不上來。一到那種環境下就很悶,看到那些病人就心情非常壓抑。但是那些病人是看不完的,很多病人!當時第二層樓的新冠病人,都是一人一方。(必須)一個一個的看,這樣看很辛苦、很累。搞下來一上午也就是看十幾個病人,因為當時病情都很復雜,我們也有一個摸索階段,要盡量的把每個病人做到精準治療。

        我最感動的就是,有時看病到(中午)12點多鐘的時候,我爸爸在防護服里面已經受不了了!73歲的老人就靠著墻休息。這張照片拍攝的時候是初16號了,而他看病已經一個星期了。而他沒有叫一聲苦、叫一聲累,還在堅持。我很感動的。

        中醫看病,講究“望聞問切”,醫生和患者之間的身體接觸不可避免,尤其是給傳染性極強的新冠肺炎病人近距離“看舌苔”,醫生所面臨的的感染風險和心理壓力可想而知??墒?,73歲的余漢先仍然堅持“離病人近一點、再近一點”,只是為了讓診斷更加準確。余漢先說:疫情這么嚴重,我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。

        (以下為余漢先主任錄音部分)

        我看了很多病人得不到治療,我是心急欲焚,有人勸我說:你這么大年紀,就別管了。但作為我來說我是醫生。醫生仁心!“茍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”?因為穿的這個防護服和戴了口罩以后,開始的一小時兩小時還是可以忍受,忍受到了第三個小時、第四個第五個小時,那就非常累。因為這個病我們也不能坐板凳,也不能坐床上怕感染了。我的兒子是我的助手,我看病他做記錄,他也是不能坐的。

        “打仗親兄弟,上陣父子兵”。余漢先和兒子余劍書,“一中一西”、彼此協作,整個醫療團隊夜以繼日、密切配合。四十天左右的時間里,收治的五十多名患者無一例“由輕轉重”。作為護士長的程霞娟對于年逾古稀的余漢先醫生敬佩有加。

        (以下為程霞娟護士長錄音部分)

        余老先生進到病房,對于所有人來說,真的是一顆定心丸,因為所有人都覺得我們護士站在前面是迫不得已,但是余老先生,其實他可以選擇在家里,但事實上他主動行醫,而且他還不是我們武漢紫荊醫院的人,只是因為他的兒子在這里工作,然后他出于一份對世人的博愛來到這里。來到隔離病房,給我們的病人的一些救治,確實起到一些很好的效果。從病房出來,扶著扶手。在那喘息的時候,當時真的看了心里很難受。我父親六十多歲,余老先生73歲,他確實值得所有人敬佩,他是真正的英雄。

        經過余漢先及其中醫團隊的精心治療,絕大多數患者康復出院,姚一君就是其中之一。出院以后,姚一君以“自拍發朋友圈”的方式講述自己的治愈過程。在給病友們打氣的同時,也向七十三歲的余漢先醫生點贊致謝。

        圖:余漢先主任和余劍書主任在查房

        (以下為患者姚一君錄音部分)

        我叫姚一君,我今天正式出院了。我是在隔離點錄制個這個視頻,來專門感謝余老中醫和余主任的。我喝余老先生的藥喝了足足有15天,我現在恢復的非常好。同時,我的媽媽在12病床,也是余老先生給治好的。我的兩個病友、七床的病友方阿姨和九床的病友徐潔景阿姨,也拜托我在視頻當中,向余老先生和余主任表達最高級別的感謝。希望有緣,我們以后能再去看望一下余老先生。

        跟姚一君相比,患者王玉江在武漢市紫荊醫院的康復過程更加坎坷。今年69歲的王玉江十二年前從新疆來到武漢幫忙帶孫子。如今,孫子上學了,王玉江終于有了屬于自己的時間。今年1月8號,王玉江所在的老年合唱團進行排練演出,隨后一起聚餐。不料,從第二天開始,有十多個人開始出現發熱、咳嗽癥狀。

        (以下為患者王玉江錄音部分)

        我們先演出、后吃飯。那天我就感覺到不舒服了。14號我去中醫院就診,他說我是肺部感染。然后我又去亞洲心臟病醫院。等我再往外走的時候,路就封了。16號我就近去紫荊醫院就診。一去就量體溫,38.8!16號我就住院了。住院以后就一直燒了幾天,39度多!我當時就就放棄了。因為一直抽(筋),抽得你一點辦法都沒有。氣也倒不過來!我們參加合唱團的好多人住院呢,走的人光我知道的就有7個!

        自己生不如死,一個又一個老朋友離世的消息又不斷傳來,這讓王玉江十分絕望。轉機出現在1月25號。得知老中醫余漢先加入到紫荊醫院的救治隊伍,這讓原本對中醫藥十分信任的王玉江看到了生的希望。

        (以下為患者王玉江錄音部分)

        他穿著隔離服,我看不出來他有多大年紀。第二次來給我看病,我就問:老中醫你多大年紀?他說:73了!我說:哎喲!聽您說話看不出來。但是我看他累了、靠著管子在那站著,我才想到他是年紀大了。他蠻好!到我面前看我舌苔。他說:你不用著急!中藥會讓你恢復的。我說,我有個條件!您把我這個吊瓶取掉,氧(氣瓶)給我取掉,我就很滿意了!他說:沒問題!他打了包票!他給了藥以后,我吃了兩天就有效果,一檢查CT,就見到有好轉。后來做了核酸檢測,就是陰性了!我的眼淚嘩的一下就出來了!

        3月6日,根據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的統一安排,仍在武漢市紫荊醫院接受治療的患者,被集中轉運到其它醫院,但余漢先、余劍書父子倆仍在繼續整理資料、隨時待命。

        患者葉志美說,由于自己在晚上被緊急轉運,來不及跟兩位余醫生告別,沒想到第二天早上,竟接到了余劍書的電話。

        (以下為患者葉志美錄音部分)

        到了18號晚上,我們就接到通知,我們要轉院。第二天19號早上,他到病房,看我們組隊去武鋼總醫院了。他(在電話里)說,那你的藥怎么辦呢?我說那怎么辦?他說你家里有沒有人,我說家里沒人,我的老公都是殘疾人,高位截癱也不能動。后來到19號下午,他的兒子、泌尿科的主任,趁他們那邊稍微有一點(空閑)時間,他騎自行車把藥給我送到武鋼醫院來了。當時他打電話我,他說葉志美吧,我說是的。他說,我把藥給你送來了。我說(你在)哪里?他說我就在醫院樓下。當時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謝他,他親自騎車子給我把藥送來了,你說多好的醫生??!

        連續四十天的奮戰,七十三歲的余漢先早已身心俱疲。不過,回憶起自己的這次“戰疫”經歷,余漢先覺得,跟辛苦勞累相比,收獲更加珍貴。

        (以下為余漢先主任錄音部分)

        我和我的兒子學的是兩種科學體系,通常沒有什么共同語言。但在這一次活動中,他看到了中醫的妙用,他對中醫更加熱愛了。以前我們父子不在一起工作,溝通很少。但這次抗疫的過程中,我對他有一個非常好的印象。一是他有了愿意學中醫的想法,二是在工作中他不怕吃苦,我在病房查房的過程中,他一直在鼓勵幫助病人,他自己也對病人很負責。

        能參加這一場抗疫的治療活動,我覺得是值得的,如果我不來將是我一生的遺憾。覺得(能夠)為國分憂,我(覺得)很值得,(而且)受到了中醫里面最高級的專家的肯定,也就是對我在臨床上54年的工作中經驗的肯定。中醫為了我們民族的繁榮昌盛起了很大的作用。我有54年的(從醫)經歷,跟我一起的同學有很多當了干部,有的轉行了,我一直守在這個專業上,我很愛它。我希望中醫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?,F在我們這個中醫由于難學,賺不了錢中醫慢慢的淡化了。我們想通過這一次疫情讓政府知道中醫的作用,讓人民群眾也了解中醫的好處,今后中醫會在人民群眾中得到大力的發揚。

        沒有客服人員在線,請點擊此處留言!我們會盡快答復;
        尤物亚洲av无码精品_国产一级A爱片免费观看_久久aⅴ无码av免费一区_久久久久人妻一区精品伊人_人妻中文字幕无码专区_在线看片免费人成影片